欢迎您访问兴宁市刁坊镇人民政府网站!
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进入刁坊 / 人文教育
英雄花开别样红
浏览次数:1403 李小燕、范远达搜集整理发布时间:2017-03-17 09:31

    郑岗大曾屋,位于兴宁市刁坊镇郑江村,始建于明成化年间,系曾氏五世祖法谅公兴建。坐东北向西南,为三堂六横三围围龙屋,分布面积9150平方米,建筑占地面积5732平方米。 

英雄花开别样红

  在刁坊镇河郑村郑岗、兴将公路旁,有一座500多年历史的围龙屋——大曾屋,大屋水塘边矗立着一棵粗壮的木棉树,足有四层楼高,大树全身长满圆圆的刺,两人才能抱住。历尽百年沧桑的红棉树,枝繁叶茂,犹如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,日夜守卫着美丽的家乡。每年春雨纷纷的清明时节,木棉花怒放,满树殷红,似乎在向人们讲述着大曾屋曾树寰(1911-1941年)的真实感人故事。

  1927年“四·一二”事变后,兴宁刁坊一带的革命青年纷纷出走,曾树寰也不例外。曾树寰笔名殷红,出生在大曾屋一个殷实人家,16岁时在兴宁一中高中毕业,后来,曾经参加过农民运动和兴宁武装暴动,并到东江一带及丰顺开展革命斗争。可是1928年冬,曾树寰患了肺结核病,不得不返回家中养病,却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通缉,只好出外躲藏。这年冬天的一天傍晚,气候特别寒冷,在通往山里的小路上,北风呼呼地响,有一个看似回娘家打扮的女人,步履匆匆,手挎藤篮,里面装满了熟地瓜、芋头和饭团,她就是曾树寰的妻子陈运妹,半月来,她隔天为山里藏身的丈夫秘密送饭。此时,曾树寰躲进神光山附近的坐塘坑墓洞中,墓洞特别阴冷潮湿,常有小动物出没,环境非常恶劣,曾树寰只好东一日西一日地躲藏。一次白狗子搜山,眼看就会搜到墓洞前了,曾树寰急中生智,将骷髅抛在墓洞口,白狗子看见一堆白骨,吓得惊叫起来,不敢多看就走开了,曾树寰因此幸免于难。这段时光是曾树寰最无奈、最痛苦的日子,由于本身有病,加上恶劣环境的折磨,病情加深,在一天深夜他又回到家来。只见他皮包骨头,脸黄肌瘦,两眼深深地凹了进去,头发近尺长,令全家人一个个目瞪口呆,半响说不出话来。大家七手八脚,赶紧烧了热水让他清洗换衣,妻子特煎煮了荷包蛋酒,让他吃顿热饭。陈运妹不敢松懈,一夜守候在家门口,生怕被外人发现,她要让丈夫好好地睡上一觉,曾树寰足足睡了一天一夜。“三十六计走为上”,为了继续革命,曾树寰决定选择离开家乡。1930年冬,他由友人带到印度尼西亚,在印尼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以教书为名,继续秘密从事革命活动。在国外的两年间,他边教书边写诗,将诗稿寄往上海,委托朋友寻求出版,但始终未见发表。他万念俱灰,在后来《远征集》中回忆道:“当时我是多么的恨啊,我恨我的国家不准我居住,也不准我发声。我恨不得把我的诗稿火葬了。”

  1932年冬,曾树寰回到家乡,继续从事革命活动。1935年他接替了父亲的校长职务,任庆平小学校长。1937年7月7日,抗日战争爆发。曾树寰与罗宝崇、马添荣、罗曼斯等组织有名的“兴宁庆平青年抗日救国白话剧团”,开展抗日救亡宣传,不仅在刁坊河郑一带宣传,还到刁坊各地和新圩演出。他经常奔走,参与组织成立“南乡联庄会”,成为一个统一战线的组织。1938年,他辞去庆平小学校长职务,广泛与各方联系开展革命活动。1938年冬,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在庆平小学不远处,有一个“兰芬书屋”,那是曾树寰的住地。1939年7月,庆平小学建立地下共产党支部,曾树寰任宣传委员,“兰芬书屋”便成为支部开会、碰头的地方,上级派人下来联系,也在那里落足,成了抗日青年、中共庆平支部的红色据点。他常常从“兰芬书屋”走出,四处联系,开展革命活动。这期间,曾树寰带病创作了大量的剧本、山歌、五句板、散文、小说、诗集,如《青春之歌》、《革命的山花》、《流浪者的哀歌》、《奴隶的挽歌》、《归来篇》等就是饱含着他智慧、才华、理想、抱负和哲理的名作,他以自己坎坷的经历,呕心沥血地创作,感人的文艺作品起到宣传群众、动员民众抗日救亡的巨大效果,人们常常可以看到“兰芬书屋”深夜的灯光,像是“星星之火”在闪烁…… 

  1940年冬,曾树寰创作了人生最后一部大型诗集《远征行》,特请当时的木刻版画家罗映球作画,画面是在风雨漫天的黄昏,一队驼队在茫茫的沙漠中缓缓前行。诗集卷头语道:“两年的大病,给了我绝度的衰枯,在这衰枯里,我更深更广地感到生命的可爱了。”由于长期过度操劳,曾树寰肺病恶变,1941年农历11月18日,病魔无情地夺走了这位才华横溢的、中共优秀党员的生命,年仅30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