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您访问兴宁市刁坊镇人民政府网站!
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/ 进入刁坊 / 人文教育
住不完刁萃丰的屋
浏览次数:1382谢爱华 范远达 /刁总昌(口述)发布时间:2016-03-08 17:05

    棣华围,俗称“刁萃丰”,位于兴宁市刁坊镇周兴村,始建于民国三年(1914年)。坐西南向东北,为三堂四横一枕杠四角围龙屋,分布面积10300平方米,建筑占地面积6183.6平方米。2009年12月,公布为兴宁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住不完刁萃丰的屋

  刁坊周兴村有一座规模较大的围龙屋,全屋有16个厅、21个天井,楼上楼下共有274个房间,“花头脑” 有1000多平方米,四隅有炮楼角,中间有一枕杠是二层走马楼,前后左右有4个石阶,楼上楼下四周相通。门厅皆用石柱顶梁,屋左侧建有“新学堂”招收附近儿童入学。过去曾有“住不完刁萃丰的屋”之说。在左右斗门上均镶嵌有石刻镏金的“棣华围”横额,是北京清代翰林刘国明手迹。可是在当地许多人都叫此屋为刁萃丰,这是有一定的来由。

  一、虚心求店号

  据说在兴宁宁新横湖村长坝里刁屋背承恩第(又称花树下刁屋)的刁舜渔、刁伴琴、刁汇川、刁立吾、刁选皋、刁约持六兄弟在兴宁县城一起做生意。他们共经营有七间门店,主要经营布匹、洋纱、染料,生意越做越旺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老大刁舜渔坐船出外做生意,在梅江河畔与一位同船的梅县读书人很投缘,无话不说。刁舜渔自幼喜爱读书,知书达礼,言谈中,觉得这位读书人很有学问,便对他非常崇拜,他情真意切地对这位读书人说,“先生,我兄弟几个在兴宁县城开小店做小生意,拜请你帮我起个店名字号好吗?”这位读书人见刁舜渔谦虚好学很诚实,听了刁舜渔讲述其家中的基本情况后,思索片刻说,“就叫‘萃丰’吧。”刁舜渔不懂“萃丰”的含义,便问读书人:“请问先生,萃丰是什么意思?”这位读书人说:“萃,是汇聚、人才出众之意;丰,是大、多、盛之意;萃字和丰字都是笔笔出头,你们兄弟几个做生意,保证个个兴旺发达。”刁舜渔听后非常高兴,当即对那位先生说:“先生,你的学问高,萃丰这店名起得好,真的很有意义!还是麻烦你写好给我行吗?”当时一般人出外都没有带纸笔墨,那位读书人很无奈地回答刁舜渔:“先生,不是我不肯帮你,而是我身上没有带纸笔墨,我实在帮不了。”此时刁舜渔想,船主一定会有纸笔墨,便对那位读书人说,先生稍等一下,只要你肯帮我写,我会想办法。于是他急匆匆找到船主说明情况,借来纸笔墨。那位先生摆开架势,挥毫泼墨,写下“萃丰”两字后还盖上了自已的印章。从此,“萃丰” 便成为他家在兴宁县城做生意的店名商号。后来 “萃丰”兄弟耗资18万两白银建成大屋棣华围,因为萃丰商号在当地颇有名气,人们就习惯把刁氏兄弟的姓氏和店铺字号连在一起称呼“棣华围”为“刁萃丰”。 

  二、讲信誉祸变福

  1923年夏季的一天, 棣华围建成后迎来了刁氏长子长孙乐华的诞生, 整个家族都为喜添新丁兴高采烈。然而就在那天晚上,恰遇当年最大的强台风. 萃丰商铺从香港洋行购买的三船洋纱,行至韩江潮州地带时,惨遭强台风暴袭击, 全部沉入江底。这一灾难给萃丰商铺造成惨重的损失, 使刁氏兄弟陷入极度的困境。 这一事件轰动整个兴宁县城, 人们议论纷纷, 都说这次“萃丰”彻底完蛋了, 三船棉纱沉入江底, 不知何时才能翻身。

  面对灾情,老二刁伴琴召集兄弟几个聚集商议,研究如何做好善后工作:“弟弟,你们对这次三船洋纱沉没事故有何看法?”几个弟弟你一言我一语,认为这是天灾人祸,不可抗拒,只能认命,听从老天安排吧。但刁伴琴却毫不含糊地说:“这是天灾造成的,但我认为此事不能马虎,我们应该主动承担责任,不能没有信誉,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赴一趟香港,向洋行老板承担事故责任。” “哥,你去了香港也没用,你沒有钱还给人家,老板会相信你吗?”“不管人家相信不相信,我都要去当面说清楚,要不,以后谁敢与你做生意。”“好吧,你既然主意已定就试试看吧。”兄弟们统一思想后,次日刁伴琴亲自赶赴香港,向洋行老板承担棉纱事故责任:“老板,真的对不起,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灾难,我向你保证,这批货损失的钱,我们虽然暂时没有能力偿还,但以后定会想办法偿还,你看行吗?”洋行老板为刁伴琴为人诚实守信的行为所感动,不但不追究棉纱事故责任,反而笑着对刁伴琴说:“天灾人祸不可抗拒啊,刁先生,我看这样吧,现在上海棉纱涨价,你现在炒买棉纱准能赚钱,敢不敢试一试?”刁伴琴苦笑着说:“老板,现在我还欠你那么多钱,三船棉纱已沉没,损失惨重,我哪有钱再去买纱炒呢?”洋行老板爽朗地说:“没问题,只要你在这里签个名,我就可以给一千条棉纱让你去炒。”于是,刁伴琴便听从洋行老板安排签了名,买了一千条棉纱。 过了两天,萃丰商铺便接到香港老板发来的电报:“你的棉纱已经抛出,赚了许多钱呐。” 真是喜从天降,经过核算,这一千条洋纱赚来的钱, 比沉没的三船洋纱的钱还多。从此,“萃丰” 商铺的生意越做越红火。人们连声赞叹:“‘萃丰’店铺诚实守信,变祸为福!”棉纱翻船事故不仅没有给萃丰商铺带来损失,反而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商机,获得更大的利益。 

  三、资助东征军

  1925年,军阀陈炯明叛变革命,其部潮梅军总指挥兼第一军军长林虎占据兴宁,与土豪劣绅互相勾结,镇压革命,欺压百姓。为了消灭军阀势力林虎军,国民革命军第一次东征,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带领学生军从广州、 河源来到兴宁,在兴宁战斗和工作了23天。他们先在兴宁福兴五里亭黄粤兴屋安营扎寨,领导东征军中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,积极宣传孙中山先生的“联俄、联共、扶助农工” 的三大政策和反帝、反封建、反军阀的革命思想,号召工农群众组织起来,开展革命斗争。每到一处,他们询问群众疾苦,召开座谈会、联欢会、发表演说,使兴宁革命运动蓬勃发展。“萃丰” 刁氏兄弟对周恩来等东征军深得民心的做法极为赞赏。

  3月19日至20日,东征军冒雨与林虎军激战了两天,攻克了兴宁城。敌人溃不成军,林虎被卫兵强拉着从东门逃往江西。3月30日后,东征军准备开往梅县、平远、蕉岭,继续追捕林虎、刘志陆残部。因军费严重不足,当时政府便发动县里的各大商家借钱支持军队。此时,极为崇拜周恩来的“萃丰” 商号刁氏兄弟,积极支持周恩来同志带领的东征军闹革命,拿出商铺的大部分白银资助东征军。这件事过后不久,萃丰商号生意较淡,当时萃丰商铺的老四刁立吾,想起政府那边还有一笔钱,便写信去南京政府询问,看看能否归还周转生意。当时南京政府很快回信,内容是很简单的两句话“一旦国库稍裕的时候,本息一并归还。” 后来刁氏兄弟认为,既然是支持东征军闹革命的经费,也就没过问这件事,这笔钱就作为贡献吧。

  四、诚心帮华侨

  棣华围的刁氏兄弟在兴宁县城经商,做布匹、洋纱、染料、漂染、 木材等生意以及开旅店等, 他们做生意诚实守信, 礼貌待客, 乐以助人, 赢得了信誉。老四刁立吾是位绅士, 他能言善辩,办事公道, 帮助别人调解了不少纠纷,化解了许多矛盾,使当事人双方握手言和,各方受益,令人敬佩。城乡不少较大的纠纷都请他出面调处,20世纪30年代, 刁坊曾经出现的震惊全县的曾罗斗杀事件, 就是由他出面调解平息的。

  他们家在兴宁南街开了一间旅店, 海内外旅客常到这间旅店住宿。 有一次,一位在越南经商的张稼城先生到这里住宿, 刁氏兄弟热情待客,问寒问暖,张稼城先生非常感动,他对刁氏兄弟说:“在你这里住宿,好像在家里一样温暖。唉!只怪我命苦,办事总是不顺。”接着,张先生道出了心中的许多苦水:“刁先生,我在外做生意还算顺利,有点积蓄。没想到,我想在家乡建造房屋,总是不顺利,到处碰壁,受人阻挡,我多次回来办理此事,都无法实现,弄得我精疲力尽,常彻夜未眠,真是让人伤心呀。”俗话说,男人有泪不轻弹。张先生老泪纵横,使刁立吾非常同情,他胸有成竹向张先生承诺:“张先生,你不要太难过,做屋的材料刁伴琴会负责,做屋地址遇到的问题,出现的纠纷,我刁立吾帮你调解。”

  刁氏兄弟说到做到,多次到宁中察看建屋地址,了解他人阻拦建屋的原因,找到了其中出头的人,刁立吾真诚地对那人说:“古人说亲不亲故乡人,美不美家乡水。张稼城在国外做生意虽有了点钱,却是寄人篱下,时刻想回自己的家乡来,但在家乡却连一块立足之地都没有,乡里乡亲于心何忍?”经过晓之以理动之于情的劝说,出头制止张先生建屋的乡亲觉得刁先生说得很在理,开始松口答应张稼城在家乡做屋。经过刁氏兄弟的一番努力,张稼城终于在家乡宁中做了一个大屋,叫张稼城屋。张先生对萃丰刁氏兄弟热心助人的义举深为感动,为感谢大恩大德, 喜迁新居那天, 他们特意派了三顶轿子接萃丰兄弟刁伴琴、刁立吾、刁汇川到他家参加庆祝宴会。